北京市莎利文康复中心,给我和我的聋哑女儿留条活命吧!

导读:我叫节春霞,我有个患先天性前庭导水管扩张的聋哑女儿,叫李嘉欣。我们家住河南省驻马店一个非常偏僻的村落,我们夫妇都没有什么文化。由于家里很穷,直到嘉欣3岁,我们才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给她配戴了助听器,随后把嘉欣送到了“北京市海淀区莎利文康复中

  我叫节春霞,我有个患先天性前庭导水管扩张的聋哑女儿,叫李嘉欣。我们家住河南省驻马店一个非常偏僻的村落,我们夫妇都没有什么文化。由于家里很穷,直到嘉欣3岁,我们才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给她配戴了助听器,随后把嘉欣送到了“北京市海淀区莎利文康复中心”进行康复。

  经过两年康复,2008年,5岁的嘉欣会说话了,并能唱歌、跳舞、朗诵。她小小的年纪多次代表莎利文参加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校园义卖、募捐等活动,嘉欣成了莎利文的金字招牌。

  2009年,嘉欣已在莎利文康复了四年。由于家里实在没钱了,我们提出要把嘉欣接回老家上学。莎利文康复中心吴淑芝主任极力挽留,提出免收孩子的学费,并且保证在2010年解决嘉欣在北京上小学的问题。于是,我们千恩万谢的把嘉欣继续留在了莎利文,并从心里感激莎利文。

  2010年5月,李嘉欣头部先后受到两次碰撞(在学校一次,在家一次),导致听力突然下降。家里为给孩子治疗,花去了1.5万元,嘉欣才勉强可以听到声音。但医生说还是要尽快做人工耳蜗手术,手术费22万元。

  莎利文吴主任说愿意帮助嘉欣筹款做手术,但需要我带着嘉欣配合。随后,吴主任让我带着孩子无数次跑耳蜗公司、参加义卖表演、接收记者采访……终于6月14日,赤峰市白音罕山珍业有限责任公司捐来第一笔捐款16万元,随后又接到中国民生银行以及孙天玥等个人捐款近11万元,合计近27万元(莎利文网站上都有公示)。
我多次催促吴主任尽早给孩子手术,以免耽误孩子9月1日上小学。最终吴主任答应拿出16.8万元给嘉欣做手术,但条件是让我先给她3万元好处费。我们全家四处借债终于凑够了3万元,并于7月2日交给吴主任(在我们强烈要求下,吴主任给打了收条)。随后的日子里,我每次打电话给吴主任,他都是说:“快了!快了!”“正在联系!”“再等等!”“我出差不在。”“会计不在。”……

  万没想到,9月16日,吴主任突然通知我,手术做不了,没钱了,并让我从今天起把孩子接走,莎利文不再康复李嘉欣。

  我感觉是晴天霹雳,莎利文康复中心吴主任利用孩子的残疾和家长急切的心情,博取社会同情大肆敛财,随后又置残疾孩子的死活于不顾,不仅不把善款用于孩子身上,还为铲除后患把孩子扫地出门。天理何在?道义何在?

  恳请各级领导为我的女儿做主!

  我的电话:13522981268


  照片左边这个人,是北京海淀莎利文聋儿康复中心主任吴淑芝,她利用聋哑孩子到社会上募捐,得到善款后,再向家长收取高额好处费,许诺谁交的好处费多就给谁做耳蜗手术。我四处借债交了30000元好处费给她,至今已经半年了却告诉我说:不给做手术了,没钱了。求求谁能帮帮这些可怜的家长和聋哑孩子们!

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犯到原作者权益,请告知。
上一篇:长沙稻田中学这样收费是否合理?
下一篇:救救我们的小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