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抗议永州市中医院医务人员玩忽职守、草菅人命的罪恶行径

导读:我叫肖长春,家住永州市冷水滩区珍珠塘村珍下组长冲社区。本来我也像常人一样拥有一个完整而温暖的家,一家老少三世同堂平安度日,我也颇感满足。然而2010年11月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彻底击垮了我的全家。 这天下午7时许,一个急促的电话打破了我们一
我叫肖长春,家住永州市冷水滩区珍珠塘村珍下组长冲社区。本来我也像常人一样拥有一个完整而温暖的家,一家老少三世同堂平安度日,我也颇感满足。然而2010年11月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彻底击垮了我的全家。

  这天下午7时许,一个急促的电话打破了我们一家的平静,电话称母亲遭遇车祸已送进医院。由于事故来的突然,我们身上也没带钱,当班医生却执意要求我们先交钱才肯救治,经肇事方垫付了300元,骨科医生才勉强做了一些简单处置。听着母亲痛苦的呻吟我们的心都碎了。

  晚上12点多,母亲的疼痛愈来愈烈,呼喊声撕心裂肺,我们急得束手无策,抱头痛哭,跑去找值班医生,医生却表现得漫不经心,极不耐烦地说:“病人被车子撞了一下,有点痛,没什么大不了,有事明天再说,我要睡觉了。”

  直到第二天(即11月6日)上午9点,同室病友出于同情自愿担保,他们才同意手术救治,此时母亲在病床上已整整呻吟了14个小时。而他们还逼着我先去献血然后才做手术,我又不得不赶往血站献血,由于工作人员不在,他们才肯罢休。至此,母亲经过14个小时的痛苦煎熬,总算盼到了姗姗来迟的手术治疗。而且边做手术边下了病危通知书。手术后,情况还比较稳定。

  7日中午1时许,情况突然就不妙了,脉动仪也停止了跳动,我们慌忙去找值班医生,他却轻描淡写的说:“病人疲劳睡着了,你们不要打扰。”还说脉动仪停跳是接触不良。直到我们哀求了当班医生4次,他才极不情愿的来病房看了一下,一看病人确实不行了,才慌忙叫来主治医生抢救。

  就这样,由于医务人员的严重失职和极不负责任,11月14日早上7点,年仅56岁的母亲终于被他们活活的拖死在病床上。

  事后我们查看了病历,上面清楚的写着,入院时CT检查发现“腹腔内有小量液体”,后经证实是肠部破裂所致。我们不禁要问:既然入院时就已发现腹腔内有不明液体,他们为什么不及时组织专家会诊和手术抢救,而是放在普通的骨科病房整整耽误了14个钟头抢救生命的黄金时间?

  更为恶劣的是为逃避赔偿责任,自始至终深藏幕后的该院院长王文革还于11月14日纠集数百名手持凶器的流氓、地痞疯狂哄抢尸体,对我的亲属大打出手,并电话授意一光头打手头目:“你们给我往死里打!”当即打伤亲属多人,直到警察赶到他们才肯收场。

  纵观案件发生的经过,我们实在感到悲愤难耐。自古以来救死扶伤就是医生的天职。先交钱才能抢救,不献血就不手术,这到底是在执行哪一家的规定,又是一种什么逻辑,他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他们的良心何在?假如遭遇车祸的是他们的亲人,他们又是否会如此冷酷无情呢?将活人致死还要疯狂行凶,王文革为何如此猖狂?

  我们多次找到院方讨要说法,他们还振振有词,声称医院毫无责任,拒不接受赔偿要求。在大力提倡以人为本,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他们粗暴践踏公民生存权及雇黑行凶的恶劣行径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不将这样的害民医院关闭,不将院长及相关渎职犯罪责任医生绳之以法,不知还有多少无辜生命会断送在他们手中。为此,我强烈呼吁一切主持正义的朋友,为我家的不幸遭遇振臂高呼,为正义的声讨呐喊助威!  

  鸣冤人:肖长春

  2010-11-22
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犯到原作者权益,请告知。
上一篇:5月大的孩子在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遭遇!
下一篇:常德曹家整形美容医院侵犯患者肖像权和隐私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