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县人民医院,将生命当儿戏!

导读:我要讲述的是发生在2010年11月1日的事情。这件事的发生给我和家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我想让大家知道这件事,一起用良知来审视这个社会。 10月30日是我妻子的预产期,作为29岁的高龄产妇我在预产期的这天把她送到湖
我要讲述的是发生在2010年11月1日的事情。这件事的发生给我和家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我想让大家知道这件事,一起用良知来审视这个社会。

  10月30日是我妻子的预产期,作为29岁的高龄产妇我在预产期的这天把她送到湖南省衡山县人民医院待产,入院后院方都做了详细的产前检查,一切结果表明产妇和胎儿都是正常的。

  11月1日凌晨4点我妻子开始有发作,医生检查后说才刚刚开始,还要痛一段时间。在经过艰难的等待后于中午13点左右我反复催处医生进行检查,医生检查后说一切正常现在差不多九指了还等一下看到小孩的头就可以进产房了,我陪着妻子又等了1个多小时无人问津。

  看着妻子实在是疼痛难耐我继续与医院交涉后拖到快15点进入产房,等了一个多小时候后护士拿着一份同意书出来要我签字,(一个没穿白大褂却穿着一双脏兮兮的拖鞋的护士)说需要用到吸引器将小孩吸出来。作为准父亲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苦苦煎熬,满怀激动喜悦心情的我等来的却是一张小孩的病危通知单和大人情况危险的讯息(医生说小孩严重缺氧),面对这个结果我霎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我年迈的父母更是失声痛哭。这时已将17点,医生说现在只能转院治疗,马上由人民医院联系衡阳市妇幼保健院,等到衡阳方面联络好到达后又因为衡山人民医院没有负责人签字一直拖到18点11分才找到医院院长邓跃红签字送往市妇幼,途中小孩两次出现生命体征消失,经救治无效最终死亡。

  据我后来了解从17:30左右开始我妻子至产房中出来就无医生护士照看,这时的她刚刚从阎王爷那讨口气出来,心率、血压等各方面生命体征还不稳定,手脚时有抽搐症状,就这样让她睡在普通病房里,旁边还有其他住院的患者,后来是我母亲在值班室反复沟通后于18点30分派了一个医生开了点苏打打吊瓶,期间也无任何院方负责人到场安抚我的家人。

  19点30分我妻子的父亲和两个弟弟从长沙赶到衡山,在得知种种情况后进入医务室询问院方负责人的电话,此时医务室只有一个实习的护士,问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后来看到墙上的电话联系表后逐个拨打院方负责人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在气急之下把办公室的玻璃砸破(无任何人身攻击),等了不到3分钟医院就来了一群保安还有派出所民警。经过沟通后,警方出面负责联系院方并就此事进行调解,从19点40开始等待院方露面,一直等到22点40分才见到院长法人代表。

  22点40分开始协商(协商会在院警务室,有派出所所长和民警在场),协商会由卫生局周局长、颜局长、赵科长主持,院方由邓院长、王书记、陈副院长等,首先由周局长提出几点要求,包括:双方克制情绪,公平处理,依法处理等等,在商讨期间邓院长以了解情况为由前后进出3次会场,第3次进到门口时发生口角,他迅速退到走廊喊了几声,一下子冲过来一群人将我岳父及弟弟推到在地,周局长为保护我另一个弟弟被打了几下,腿都受了伤。在这个法制社会,在警务室,在有国家执法机关,国家干部在场的协商会被第一次打断,仅仅谈了30分钟不到。后据附近的人讲刚才来了怕有200多人,其中有几人是社会上混得比较有名气的所谓大哥。

  23点40分左右再一次进行协商,由院方派出两名医生进行手术疑问解释,一个是产科主任阳早云,一个是胡医生。阳主任第一句话就是我今天没在产科值班,胡医生讲了一堆最后就一句:产妇进行临产的最后一次检查一切正常进入产房后我就不知道了。对于院方的如此敷衍态度,又引来了一次争吵,平息后卫生局颜局长讲:患者家属一开始就不对,19点30分砸了办公室玻璃,破坏了协调会的进行,引起了“民愤”。我们家属方就此时再次发表态度,首先我们砸东西有不对之处,但事出有因,并在19点35分民警到达后承认我方的过激行为,可以进行赔偿,但是23点院方指示他人冲击警务室对受害者进行人身攻击就是那位颜局长口里的“民愤”吗???我觉得在此事上公安机关能够调查清楚。能够解释清楚民愤事件的前因后果。

  以上就是事情的大概经过,我是守在妻子的病床前写下的这些,我都不知要如何面对她和我的父母亲,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看着那些亲朋好友们治办的小孩衣服、玩具我只能偷偷的流眼泪,看着眼神空洞的妻子我的心里已近快要失去希望了。我只想请人帮帮我,给我一点鼓励,也许我会有勇气去面对如此让人失望的人民医院。
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有侵犯到原作者权益,请告知。
上一篇:湘阴县人民医院庸医误症推卸责任,新生儿父子阴阳相隔!
下一篇:【谢娜马甲线flag】谢娜立下3个月练出马甲线flag,如何练出马甲线